洛起小甜饼之四

关于他们的开始3.0

悠然新发现一家甜品店的时候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周棋洛打电话。

美食就是要和爱它的人分享才能体现其价值。

两个好友照常插科打诨的抛梗玩笑了一番,周棋洛说他最近工作比较忙,暂时吃不到那家店的甜点了,于是约定什么时候带上甜点去探他的班。但也许是悠然女生的天性在起作用,她隐约觉得周棋洛似乎心情有些低落,可能是语气?他平时每句话结尾,表示期待的那个上扬的语气,今天似乎不怎么明显?

悠然有些担心的问他怎么了,但其实不抱什么希望,她身边的男生总是这样,平时陪她玩,但遇到什么问题都瞒着她,或是说一些意义不明的话,急死个人。

意外的是周棋洛这次居然开了口:“咦?你听出来了吗?”...

洛起小甜饼之三

他们的开始2.0

周棋洛其实没有睡着,只是白起身上太暖和,让人不想动,他维持着这样的姿势伸手去够手机,白起想让开,被他按住了:“别动。”白起被他挤在大腿和胸口之间,成了一张硬邦邦的狼饼。

啊,这里好挤啊。

终于,坚持不懈的手机被同样坚持不懈的周棋洛抓在了手里。

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丝毫没有意外的看见了自家经纪人的名字,他按下通话键:“喂,是我。”

以白起现在的耳力和距离完全能够听清对面说的是什么,但是一来周棋洛现在还压着他不让他走,二来他们完全不是一个圈子里的,也没必要避嫌什么的,他也就懒得动,被周棋洛玩着耳朵听那边讲一些他听不太懂的活动安排。

那边讲了大概几分钟,白起只听明白了最...

叶叶生日快乐,现在真的每天晚上抱着你才能睡,虽然被你的皮卡丘耳朵戳了好几次233确定的生日年份就是这点不好,我永远比你大,没法等你来娶我,只能我去娶你了。

洛起小甜饼之二

关于他们的开始。

那是一场意外,白起在某个单独任务中被要抓捕的evolver最后的反抗击中,一开始只是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恍惚,但他还是努力抓住涣散的注意力给了对方最后一击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也许是一瞬间,也许有十来分钟,他回过神,被他打晕的犯人还躺在地上,他感受了一下,也没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不适,故而以为犯人的evol就是类似这样的精神攻击,谁知把犯人带回特遣属,一切交代处理妥当之后飞回家的路上,他再次感受到剧烈的眩晕,这一次却没有之前那样渐渐好转,而是愈演愈烈,他无法控制的从高空坠落,只能提起最后一丝注意力让自己在落地时被风托起一瞬,之后就失去了意识。

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,他发...

洛起小甜饼

关于食物
一开始觉得老妈子白起会各种管着大孩子棋洛,可是后来又觉得不会,可能反而会非常纵着他,比如洛洛跟白起说想吃什么,飞飞一定二话不说给他送过去,说不定还会为此和洛洛的经纪人怼起来。

经纪人:“白队我求求你了!别再给我们棋洛带吃的了!”

白起:“他想吃。”

经纪人:“他想吃的太多了!”

白起沉默一下,转头对周棋洛说:“想吃什么都可以跟我说,给你买。”

周棋洛眼睛亮晶晶的:“真的吗?”

经纪人:“不行!他必须控制饮食!”

白起:“他每天表演练习都很辛苦,已经吃的很少了。”

经纪人:“你是认真的吗?!他可是明星!偶像!他需要保持体型!”

白起:“他太瘦了。”

经纪人:“你懂什么...

爬……爬……爬……一屁股坐下。

周周&修修:“好了,行李就交给我们看着,你要干什么就去吧!”

更,更担心了。

抓到一只奶周


今天降温了,从外面抓回来一只奶周~


修修:行了行了,一把年纪,别欺负人家小年轻了。

嘿嘿,越是上了年纪越喜欢欺负你们小年轻。


修修:没事,她就是作业少了闹的,不怕啊,有哥在呢。

周周:嗯(づ。◕‿‿◕。)づ


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呢?(我可是听的一清二楚……)


修修:别闹了,现在是私人时间,禁止拍照。


周周:……(前辈,其实我不怕的,你不要从被窝里跑出去好吗?)


要来吗?

来来来!就是我可能有点大只。。下次请你们去我窝里玩!

热乎乎的暖脚器~



被占领了。


姿势有参考!

原图是微博上看到的两只猫~

室友说“啊啊啊李泽言说我是他的女孩子!!哈哈哈!!”
我“什么什么?哪儿哪儿?!”
室友“就这里!他叫我‘我的女孩子’!”

然后我过去一看。
您真会断句啊!
我就说李泽言什么时候会说这种好话了!不存在!

1/4